相关文章

锡匠的时光 安徽日报

■ 本报记者 潘成 殷骁

  锡,“五金”之一,锡器亦素有“盛水水清甜、温酒酒甘醇、贮茶色不变、插花花长久”的特性,长期深受百姓欢迎。进入新时代,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以及众多替代品的时兴,纯手工制作的锡器渐有退出历史舞台的趋向,锡匠也越来越少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黄山市歙县杞梓里镇齐武村,走访了65岁的锡匠应苏明,他是该市唯一的徽州锡器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老应五十年如一日坚守这门手艺,雕刻着属于自己的锡器人生。

  应苏明祖籍浙江永康,在安徽出生,15岁便随父亲学习锡器制作,是这个悠久的锡匠家族的第五代传承人。在他的记忆中,小时候就经常跟着父亲走村串巷,上门加工锡器。之后他曾改行当过白铁匠、开过饭店,然而割舍不下的,仍然是制锡手艺。

  从老应的“祖传手艺锡作坊”里,每天都会传出叮当作响的敲打声。“锡器最大的优点是既防潮又美观,很实用。徽州人生活中经常会用到锡器,茶罐、果盘、水杯、烛台,甚至婚丧嫁娶,都很容易发现锡器的身影。 ”据应苏明介绍,黄山市雨水充沛、气候湿润的自然环境,为锡器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大市场。

  手制锡器,包括做坯料、裁剪、打磨、焊接、抛光等20余道工序,经常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,仅捶打和抛光就要重复数十次。应苏明端着一件锡制茶叶罐说:“这个罐子光是原材料就用了150多斤,我花了3个多月才打出来! ”应苏明的工具箱里,不同大小与形状的锤子多达十几把。应苏明说,做坯料时需要化锡,待炭火烧旺,置铁勺于小炉上,把锡板或残破的锡具放入勺里熔化。化成液体的锡,既不能过长,也不能过短,全凭双眼掌握火候;浇锡为锡片,锡片的厚薄、均匀也全凭手感。

  富于创新意识的应苏明,不惑之年仍向徽州四雕名家学习,将徽派雕刻艺术“复制”到锡器制作中,为锡艺增光添彩。梅兰竹菊、麒麟福娃,他皆能信手拈来。“五祀体”更成为独门绝技:无需模型,每个棱角便都对称平直,中间一尊狮子,只要轻轻触碰,便会吐舌、摆尾、戏珠,活灵活现,堪称匠心独运。

  一花独放不是春,然而应苏明不得不面对“独放”的现实:“做这行当太苦,学徒至少得三到五年才能出师,这才是‘小学毕业’,要想读到‘大学’,还要数十年甚至更久!这对于年轻人确实有点勉为其难。自夸一些说,在徽州地区,我现在是锡匠第一人,但有可能也是最后一个人了! ”

  应苏明曾想把祖传技艺传给孙子,但小伙子最终放弃学习,选择了外出打工。随着年岁渐长,老应已有力不从心之感,但苦于后继乏人,他只能坚守。与应老师话别后,记者两相无言。我们心中都在默念:时光啊,让应老师慢一点老去吧!